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 诗 语

小学语文老师 一片纯粹的空间

 
 
 

日志

 
 

2012暑期学习之语文学科培训——(二)听吴勇校长讲座作文教学笔记整理  

2012-08-25 10:39:46|  分类: 学习心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依然记得两年前,吴勇校长带着《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来我们学校做讲座的情景。当时就被吴勇校长深深折服,他的“童化作文”系统理论的形成,他的作文教学故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长长久久的影响,我也因此在我的博客上慢慢属于自己的写作,慢慢“寻找自己的句子。”本次培训,吴勇校长又带着自己的讲座《让“儿童”成为习作教学的主流话语》来到了我们面前,他的讲座既有着全面的理论学习,还处处闪烁着他实践研究后提炼出来的的智慧的火花。依稀感觉听别人的讲座更像“传声筒”,以传达精神为主,适当补充自己的理解。而吴勇校长的讲座却处处是“属于他自己的句子”,更具有原创性和实践性。怪不得沈教研也在讲座中由衷感叹:“这么高质量的讲座,真的值得我们好好聆听”。围绕课程标准,围绕作文教学,吴勇校长的讲座从10组关键词展开:  1、儿童习作的起步需要“兴趣”和“信心”。2、儿童习作的内容包括“写实”和“想象”。3、儿童习作的素养发自“引导”和“指导”。4、儿童习作的个性来自“自己”和“自由”  。5、儿童习作的品质基于“真实”和“具体”。6、儿童习作的提升在于“自改”和“互改”。7、  儿童习作的动力源自“交流”和“分享”。8、儿童习作的评价源自“过程”和“多元”。9、儿童习作的途径贯穿“说话”和“阅读”。10、儿童习作的途径贯穿“说话”和“阅读”。

        在这10组关键词中,印象比较深刻的是:

       一、吴勇校长在第一点“儿童习作的起步需要“兴趣”和“信心””中的观点:小学阶段是儿童进入写作、学习写作的起步阶段。他们对写作的良好体认,或许会成为其一生的写作动力;他们对写作的畏惧,会直接影响其从此对书面言语表达敬而远之。因此,在这个阶段,儿童的对写作的兴趣和信心重于“黄金”。   作为写作的起步阶段的启蒙老师,我们要牢记这样的教学信条:写作很简单,写作很有趣! 如何激发孩子的写作兴趣,吴勇校长提出了自己深刻的见解:  童话、游戏、活动,是走进一个儿童言语世界最柔润的方式,也是打开儿童心灵和言语的三把极其重要的“钥匙”。老师们可以利用与习作语境最相似的“童话”,为儿童创设了一个有磁力的“言语场”,一下子勾起了“在场”儿童言说的欲求,让他们思接千载,畅所欲言。老师们也可以给儿童创设一个轻松活泼的习作情境,寓玩于写,寓写于乐,让习作成为游戏的一部分,让游戏成为习作的课程资源。通过儿童喜闻乐见的活动,可以一下子打开他们的感官,让每一个孩子情不自禁进入到动眼看、动耳听、动手做、动嘴说的境地,习作素材、习作动机在此悄然蕴生。 有了孩子们感兴趣的“童话”,再“游戏”“活动”之中一定可以激发孩子的表达欲望,让孩子们爱上表达,爱上习作。  正如吴勇校长在本节中概括:“活动生活”解放了儿童的肢体,“游戏生活”解放了儿童的精神,“童话生活”则给儿童营造了一个鲜活的表达情境,这三种生活是面向儿童的习作教学的丰盈“母体”,是儿童生长言语、发展精神的温润“土壤”。 
        二、吴勇校长在第三点“儿童习作的素养发自“引导”和“指导””中认为,孩子的习作引导和指导必不可少,一方面引导应在“相似的语境”中 :习作教学的“引导”的首要目标,就是唤醒儿童的写作欲望。在我们的习作教学发端之处,应当找到一条通往儿童精神深处的通道,先是让他们觉得习作话题似曾相识,接着对习作内容耳熟能详,最后是对自己故事不说不快。 这个通道是什么呢?可以是一段切合话题鲜活视频,可以是教师对自己童年的相关经历的描述,可以是一本图画书的片段等等。无论是哪一种语境,都是激活潜隐在儿童精神深处、处于无意识状态的“相似生活”。另一方面指导应当在“对话语境”中 :习作指导并不意味这“习作传授”,就是直接将相关的写作知识技能一股脑儿地传授给儿童,意图解决“怎么写”的问题。其实,能称之为“指导”的教学行为,不是告诉,而是生成真正意义的教学对话——以优秀儿童文学作品、典型的同伴习作、重点的活动场景关注、捕捉的鲜明特征等媒介,借助针对的问题指引,让儿童阅读、揣摩、体验、发现,让习作知识在鲜活的师生对话语境中悄然渗入儿童言语世界。 需要谨慎的是 :在修订版中删去“写作知识的教学要精要有用”,我以为一个重要的意图就是为了避免习作教学的唯知识化倾向。儿童学习写作不是不需要知识,而是需要基于鲜活语境的知识,基于儿童原有习作经验的知识,基于儿童自我发现和自我体悟的知识。这是习作“指导”的真义之所在,也是儿童习作素养发展的根基。

       三、吴勇校长在第四点“儿童习作的个性来自“自己”和“自由””中指出:习作教学一直置身于儿童之外,教学为写作人为的设定了太多的门槛:内容要健康,要体现思想性,想象要美好,正确的一定要战胜错误等诸如此类。而对一个身处童年的孩子,他们原本心无芥蒂,没有太多的束缚和界限,一旦将他们圈进“道德围墙”、戴上“知识枷锁”,他们必将因自己的生活难以登上习作的“大堂”自惭形秽。教学不是唤醒,而是通过知识和情感目标的名义进行遮蔽。渐渐的,儿童忘记了自己是写作的主角,自己就是故事主角。  吴勇校长用自己的实践告诉我们——“故事性写作课程”就是为了让写作回归自己,走向自由!之后,吴勇校长就他的教学实践,提供了许多鲜明的例子。

2012暑期学习之语文学科培训——(二)听吴勇校长讲座作文教学笔记整理 - hmtj8210 - 蓝     诗  语
2012暑期学习之语文学科培训——(二)听吴勇校长讲座作文教学笔记整理 - hmtj8210 - 蓝     诗  语

      总之,儿童自己是写作的主角,自己是故事主角,自己的一切生活都是天然的习作资源库——名字、零食、书包、牙齿、玩具、上网、偷懒、说谎、旅行、阅读、作业、生气……这些生活就生长在每个儿童身上,日新月异,丰富多彩。只要将自己的故事开发出来,就是一本厚厚的童年大书。因此,习作教学要面向儿童自身,面对每一个鲜活的生命个体,让他们从对自身生活状态的熟视无睹转变为明察秋毫。每个语文教师都要树立开阔的习作资源观,将自身的教学视野从唯教材马首是瞻中走出来,自觉融进儿童“真我”的生活世界中 。 

       四、吴勇校长在第五点:儿童习作的品质基于“真实”和“具体”中指出:  习作教学最重要的是要让孩子学会将事情写具体,那么我们又如何指导儿童写具体? 如果将这些“细节”在习作教学中落实到位,儿童习作中的“具体”自然水到渠成。吴勇校长的实践得出结论:儿童写具体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教师用“慢镜头”来指导(图片、演示、视频),甚至用“倒镜头”的方式来一帧一帧地回放,以此让儿童学会观察,懂得捕捉“细节”。在儿童刚刚开始进入习作状态时,这种“素描作文”非常必要。但是,随着儿童习作素养的逐步提升,“慢镜头”就要变成“中镜头”,最后变成“快镜头”,能让儿童在生活常态中,学会观察,自动调动多种感官来收集言语信息,最终生成“细节自觉”。(在开设专门的观察指导课)   大力倡导“化学观察”,摒弃“物理观察”! 
  
      五、他在第六点“儿童习作的提升在于“自改”和“互改””中指出:在小学阶段,修改习作的方式有三种: 一是“自我修改”,主要是为了达到“文从字顺”的目标; 二是“相互修改”,还是为了进一步实现“语句通顺”; 三是“集体评改”,则是为了语句生动准确、内容合乎立意。  无论是哪一个种修改方式,只要以儿童作为主体的,目标还是主要集中在语言文字这个层面,要求有两个:一者力求文从字顺,二者尽量做到准确生动。至于篇章方面的修改,在第四学段才有这样的“自改“和”互评“要求。作为小学语文教师,必须把握好这样的教学尺度。 在修改中有以下策略:其一,大声“诵读”:“我写作中有一个窍门,一个东西写完了,一定要再念再念再念,念给别人听(听不听由他,看念得顺不顺?准确不?别扭不?逻辑性强不?”(老舍语)当习作完成后,要让儿童对着同伴、对着父母、对着教师像诵读课文一样展示自己的作品。作为受众,要怀着欣赏、赞赏的情绪走进孩子的习作中,特别是家长、教师,要舍弃品头论足的挑剔心态,做到不打断、不补充、不急躁,对儿童习作的不足要予以足够的宽容;诵读的过程其实儿童对自己习作诊断和修改的过程,有心的教师可以发现:孩子读出的习作常常和纸面上的习作有一定的差距,这是儿童在诵读中自我发现和自我改进。 其二,互动“评点”。一篇习作完成后,教师的评点和评改要有意滞后,但是儿童之间的“同伴引领,异质交流”要及时跟进。可以利用小组合作,让儿童在小组之间互相建议,互相发现,互相修改;还可以利用教室空白墙壁,让儿童自由将习作张贴其中,让班级的所有孩子动眼、动嘴、动脑、动笔,充分浏览、赏读、品评、修改;甚至利用“网络”,鼓励儿童将自己的习作贴在班级的博客里,通过“留言板”的形式实现互动,或者文字层面的,或者是选材层面的。在交往的平台上,不仅延伸了习作教学的过程,而且让儿童享受到交往带来的成长。 其三,课堂讲评。习作讲评课是指导课的必然后续。在这个阶段,应当将重点放在“准确生动”上。教师充分选择典型习作,引领孩子们在一起咬文嚼字,字斟句酌。 教师既要关注的是它整体上“存在”——段落是否清楚,重点是否突出,开头结尾是否呼应;还要留心它细节上“状态”——用词是否得当,描述是否鲜活,语意是否丰富。 前者固然很重要,可是毕竟属于“意识”范畴,只要稍加训练,就可以达到预想目标。但后者却属于“素养”范畴,是通过阅读累积、函咏揣摩、辨析比较逐步形成的,须天长日久,持之以恒。

       六、第8点:儿童习作的评价源自“过程”和“多元”。如何来评价?吴勇校长说:要注意“三全纵横”:一是面向全体。在每次习作评价中,教师的鼓励、建议要兼顾到班级的每孩子,让他们看到的不仅是一个等第,还要有有针对的建议和真诚的鼓励。  二是贯穿全程。在一篇习作的训练中,教师要将评价渗透在“取材、立意、构思、起草、加工“等整个环节,这样的条分缕析式,看似繁琐,却能客观而立体勾勒出一个儿童完成一篇习作的过程,将儿童在一篇习作中的言语和精神状况真实展现出来。同时,在一个班级中,应当为每个儿童建立习作档案,客观反映每个儿童在小学阶段不同时期的习作水平、习作态度、习作兴趣,以及在教师、伙伴、家长对他(她)的相应评价和建议,这就是《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中所说的“提倡学生在成长记录中收存有代表性的课内外作文和有价值的典型案例分析,以反映写作的实际情况和发展过程。” 三是体现全面。在习作课程中,对一些重要环节的评价不能“一言以蔽之”笼统,而是全面深入。譬如收集习作材料,《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指出:“写作材料准备过程的评价,不仅要具体考察学生占有材料的丰富性、真实性,也要考察他们获取材料的方法。”这是习作的源头,因此显得至关重要。全体、全程、全面,构成了习作教学评价的立体网络,真正让评价促进儿童言语和精神健康成长。 还要注意“两结合”:习作评价的主体是儿童,但是离不开教师鲜明的价值引导。只有将教师的“主导”和儿童的“主体”完美的结合,评价的权利才能在儿童手中发挥作用。附《饮料品尝会》中的评价:

2012暑期学习之语文学科培训——(二)听吴勇校长讲座作文教学笔记整理 - hmtj8210 - 蓝     诗  语


    当然,《语文课程标准》修订稿十组“热词”解读,只是其丰富内涵和广阔外延的一个缩影;只是其在儿童文化视野下的一个观照;只是一个普通小学语文教师的认真研读所作出的一孔之见。这种努力只要一个目标:习作教学要回归到“儿童习作”的常识,要走向为了儿童言语精神成长而教的常态,要遵循儿童言语发展、母语学习规律的常理。

  评论这张
 
阅读(10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